“水花消失术”来了!全红婵领衔广东队暂列全运团体跳水第一
“水花消失术”又一次上演了。在6日上午进行的陕西全运会女子团体10米跳台决赛中,全红婵领衔的广东队暂列第一!拥有张家齐的北京队第二,陈芋汐的上海队暂列第三。在这场由全红婵、张家齐和陈芋汐组成的“神仙打架”中,全红婵第二跳表现完美,拿下4个10分满分,但第三跳出现明显失误,不过最终还是拿下第一。在率先进行的女子团体双人3米跳板的比赛中,广东队陈艺文/欧阳钰214.71分位列第一。此后还将进行女子双人10米台和单人3米板的比赛。在东京奥运会夺金之后,全红婵并未放松。8月30日,经过21天的严格防疫隔离,全红婵结束了回国后的防疫隔离,随后她就回到了广东省队和队伍一起备战全运会。因此在从东京载誉归来之后,全红婵也没有时间回到家乡湛江与家人团聚。东京奥运的夺金,带给全红婵的是巨大的荣誉。在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全国体育系统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拟表彰对象》列表中,就有全红婵的名字。在5日,全红婵也获得了中华全国总工授予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此前,全红婵的家庭收入不高,母亲也身体不好,家庭经济压力比较大。在奥运会夺金后,全红婵就曾说自己希望多挣钱给母亲治病。如今在斩获荣誉之后,她的家庭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再也不会有后顾之忧。不过,这一枚金牌带来的不仅是荣誉,也有巨大的关注度所带来的压力。在夺金之后,全红婵在广东湛江麻章镇迈合村的家就成为了各路网络主播的热门打卡地,许多人为了蹭流量而蜂拥而来,给全红婵家人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困扰。随后,又曝出了个别企业和自然人将“杨倩”、“陈梦”、“全红婵”等奥运健儿的姓名和相关热词抢注商标的消息,好在这些恶意抢注被驳回,也有商家因此被警告和罚款。在“流量”的冲击之下,全红婵的家人并没有迷失,面对一些社会企业和个人的金钱和财产捐赠,全红婵的父亲分文未取。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一分一毫真的没拿,我要靠自己干活努力,我根本都不懂(所谓送的房子)在哪里。”他表示,自己不会去消费自己的女儿——此前曾有人拿着20万要赠送,但是要求全红婵父亲一起拍照片:“我说拍照片可以,但是钱你拿开,我不要钱。”中国跳水名宿高敏此前就在网络上呼吁外界要“冷静看待全红婵的成功”:“她马上就要长身体,这个阶段对于女运动员来说特别艰难。她目前除了要消化荣誉之外,还有很多坎要去面对。”“大家还是冷静一点,不要把小姑娘给‘吓’着了。希望大家在她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能雪中送炭。”在本场团体赛后,全红婵的确还不能休息,很快她就要迎来全运会单人项目的比赛,届时国内众多高手之间竞争的激烈程度,并不会比奥运会赛场低。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9月6日

作者